净土三经之选定

净土三经之选定

发布日期:2014 年 06 月 23 日

净土法门是信众最多的法门,净土宗为佛教最大的宗派。《佛说无量寿经》(康僧铠译,简称《无量寿经》《大经》),《佛说观无量寿经》(畺良耶舍译,简称《观经》),《佛说阿弥陀经》(鸠摩罗什译,简称《阿弥陀经》《弥陀经》《小经》),是净土法门实践修持及净土宗理论创立,根本依据的经典,称为净土三经。

三经东译以来,因其鲜明的特色,受到诸家学者的一致注目,如隋唐之间慧远、智者、吉藏、窥基诸大师,皆是当时佛教巨星、宗派领袖,纷纷为三经作疏注解,其余论著讲解及后人撰述弘通者,难以计数;但探究三经内在一体性的本质,选定三经作为修行根本依据的标准——所谓正依经典,依之系统地开演出一宗之教理——所谓依教开宗的,是始于北魏的昙鸾大师(476 —554年),而终成于唐之善导大师(613—681年)。

一、“三依释”——昙鸾大师选依净土三经

首先,考之印度净土教,龙树菩萨《易行品》说到“阿弥陀佛本愿”,天亲菩萨《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》(简称《往生论》)已经列明“无量寿经”之名,则二位菩萨依《无量寿经》阿弥陀佛的本愿建立净土的教理,大纲虽然明了;但仍难窥见所谓“净土宗正依三经”之体系。

及之昙鸾大师撰《往生论注》(简称《论注》《注》),详释《往生论》,着眼于论题“无量寿经”,及“我依修多罗”偈中“依”之一字,展开出“何所依、何故依、云何依”这著名的“三依释”;也就是对于净土宗依什么经典,为什么要依此经典,怎样依此经典,作了系统性、逻辑性的阐释,净土三经一论之内在教理体系,方始显明于天下。

就“何所依”,昙鸾大师明确指出依净土三经,也就是:一、王舍城所说《无量寿经》(《无量寿经》),二、《观无量寿经》(《观经》),三、舍卫国所说《无量寿经》(《阿弥陀经》)。并特别阐明三经一体性之本质,说:

“无量寿”是安乐净土如来别号。释迦牟尼佛在王舍城及舍卫国,于大众之中说无量寿佛庄严功德,即以佛名号为经体。

王舍城说无量寿佛庄严功德的经有两部,即《无量寿经》与《观经》;舍卫国说的有一部,即《阿弥陀经》。经虽有三,体原是一——皆以佛名号为体,这是净土三经最根本的一致处。

“以佛名号为经体”一句意义非常重大,影响非常深远:不仅成为日后净土宗释义之根本依据之一,也成为两种不同净土教系的根本分水岭。另一教系以天台为代表,释诸经以实相为体。

那么为什么要依这三经,也就是“何故依”呢?昙鸾大师解释:因为净土三经所诠显的阿弥陀佛名号是真实功德,因其佛因中本愿成就之力,能令任何称名愿生的人,决定往生,速疾成佛,无一空过。其他的经典,其他的法门,则没有这种功能,以凡夫有漏心,颠倒虚伪,皆是不实功德。

那要怎样依这三经,也就是“云何依”呢?即是修以称名愿生为中心的五念行。

明显结论为:依净土三经,称名愿生,速满真实功德大宝海,疾成佛道;此为随顺释迦佛的教导,所谓“与佛教相应”,故依净土三经。

依昙鸾大师的解释,可知:

一、《无量寿经》《观经》《阿弥陀经》为净土宗正依三经。

二、此净土三经是一体之经。

三、此净土三经全体唯是一句阿弥陀佛名号。

四、弥陀名号即真实功德,由彼佛本愿力之作用,能令称名愿生之人皆得往生;速满真实功德,疾成佛道。

五、五念门之中心在称名愿生。

六、称名愿生即是遵依三经,随顺释迦佛的教导。

七、《往生论》总依净土三经。

八、《往生论》与净土三经是一体之论。

有此《论注》,所谓“净土三经一论”这一教理的宏伟框架结构便清晰地浮出,三经、名号、真实功德、愿力、称名、往生之内在本质,全体揭示,为净土宗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二、“深心释”——善导大师选依净土三经

作为中国净土宗的实际创立者,善导大师特别注重一宗创立根本依据的经典,而于佛教一切经论中,选定净土三经作为净土行人唯一依行的标准:这是善导大师五部九卷一贯的思想。其文则出于《观经疏•散善义》之“深心释”。

“深心释”不仅明确列出《无量寿经》《观经》《弥陀经》为“正行、专依、往生经”,而且数数恳切劝导“决定依”“但依”“心依”“专依”等;更针对三经的内涵,连说五个“一心专”,即一心专读、一心专想、一心专礼、一心专称、一心专赞,可知大师是如何地强调专依三经。

大师选定专依三经,从教理上的展开略有六个步骤:

1.能依众生

诸宗立教,皆以上根利智为正所化机,下劣愚夫只结来缘;净土宗意,凡夫为本、罪苦为先故,先明能依众生,也就是“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”之辈。

2.所依经法

既知能依众生,须知所依经法。如此凡夫,无依、无望、无归、无救,八万四千法门,三藏十二部经教,到底何经、何法可以为依、为救?唯有净土三经、弥陀本愿救度。故举《无量寿经》《观经》《阿弥陀经》,并总摄于弥陀愿力之救度。

3.专依相貌

既示专依经法,须知专依之相。善导大师说:“一心唯信佛语,不顾身命,决定依行:佛遣舍者即舍,佛遣行者即行,佛遣去处即去。是名随顺佛教,随顺佛意,是名随顺佛愿,是名真佛弟子。”如是信顺,纵使地前菩萨、罗汉、辟支,乃至初地、十地,甚至报佛、化佛,一 一遍满十方,或引经论,或自辉光吐舌,说“一切罪障凡夫,不得往生”,虽闻此说,也不起一念疑退之心,反而更增无量信心。如果不是这样,随闻人语,心中就起疑不定,即是信不及,未专依。

4.专依理由

欲成专依之相,须知专依之由。分为二种:

一、佛与菩萨相对。若菩萨所说与此三经佛说不同,则唯依佛说,不依菩萨。因为佛是满足大悲人,实语决定,所说即是了教;菩萨等智行未满,果愿未圆,所说要请佛证为定。所以“唯可深信佛语,专注奉行;不可信用菩萨等不相应教以为疑碍,抱惑自迷,废失往生之大益也”。

二、诸经、三经相对。若诸经所说与此三经不同,即专依三经,不依诸经。为什么?因为“处别、时别、对机别、利益别”。也就是诸经是佛总说人、天、菩萨解行的经典,下法即今生不得出离,上法即凡夫不堪依行;净土三经是佛特别针对佛灭度后(时)、五浊恶世(处)、五苦所烧之一切凡夫(对机)所说的,必得往生报佛净土(利益)的经典,所以专依奉行。

前一重明三经究竟契理,后一重明三经究竟契机。

究竟契理者:乃“由佛语决定成就了义,不为一切所破坏故”;“佛语真实决了义故,佛是实知、实解、实见、实证,非是疑惑心中语故;又,不为一切菩萨异见、异解之所破坏故,若实是菩萨者,众不违佛教故”;此三经非唯释迦一佛所说,亦是十方诸佛同赞故。

究竟契机者:此三经乃是“释迦于五浊恶时——恶世界、 恶众生、恶见、恶烦恼、恶邪无信盛时,指赞弥陀名号,劝励众生,称念必得往生”故。

诸佛经法虽多,求其究竟上契诸佛所证极理,下契吾人卑劣根机者,唯此三经念佛一法,故劝专依。

5.专依方法

既知专依之由,须知依理起行。行法多端,束为五种,所谓 “五正行”——读诵、观察、礼拜、称名、赞供。于读诵正行明列《观经》《弥陀经》《无量寿经》三经之名。以读诵列在最先,因为净土宗所有教理、行法皆由三经而出。又正行虽有五种,根本唯一,所谓“正定业”。由五正行,入正定业,是谓专依专行,决定往生。简言之,专依三经即是专称佛名,专称佛名即是专依三经。

6.专依利益

既能专依正行,须知行之利益。

若能依五正行,入称名正定业,即是专依三经,于净土门为纯、为正;心与阿弥陀佛常亲、常近,彼此忆念不断,名为无间,虽不别用回向,决定往生!

若修五正行外一切行,即非专依三经,于净土门即为夹杂而不纯正;心与阿弥陀佛不亲、不近,常疏、常远、常间、常断,必须回向方可得生;乃至抱惑自迷,废失往生之大益。

以上六点,道理明显,次第井然。

比较善导大师“深心释”,与昙鸾大师“三依释”,二者大同:第二“所依经法”即“何所依”,皆明净土三经;第四“专依理由”即“何故依”,皆明三经所诠名号为至极真实法,能救凡夫;第五“专依方法”即“云何依”,皆以称名为根本。可见一脉相承,令人敬信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