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经 念咒 念佛

念经 念咒 念佛

发布日期:2014 年 06 月 23 日

尝闻念经不如念咒,念咒不如念佛,确有其理。

佛经是佛亲证真理,对真理境如实宣说。真理本来就是我们的佛性,与我们生命的最深处为一体,故读佛经会感受到其生命的穿透力,有极大的加持,利于开发我们本有的智慧。

但经文毕竟是此世人类的语言,人类的语言有人类不可逾越的局限。人类活在颠倒迷惑中;人类使用的语言是与其颠倒迷惑的心智相应的,而不是与真理境相应,不是特为表述真理的存在而存在的。

故欲用人类的语言如实传达真理境是困难的,即使是释迦佛的智慧也有困难,故经中常以“指月之指”为喻,说“不可说”“不可思”“不可议”。

假如读经时又拘泥于人类的语言、思维习惯,则经中所含佛性真理的光明,无疑被大大遮盖,只剩一丝丝微弱的光而已。故古来大德皆提倡:诵经时,竭尽虔诚,不加拟议。我确信这样的诵经,能得到经文满分的加持。欲研经义,可另寻时间;又当佛心贯于内心、于经文不局其文字时,不加拟议地恭颂与思维经义,皆可。此时思维经义往往有法喜。

但无论如何,经文存在人类语言及人类习惯思维两重障碍,故非佛意的直接宣露。

佛要直接宣露自证真理境,必须用佛的语言。那是专门与真理相应的语言系统,姑且用“语言”来表述吧。佛的语言是什么?也许是心念,是光吧;再者陀罗尼咒语,因为咒语只有音节,凡夫读诵无法以思维来分别,而它本身又是来自佛的自证、自述。故此不加分别地诵咒,自然不会为凡夫分别意识心遮挡真理之穿透力。故说诵经不如诵咒。

咒语的威力虽大,为佛自证、自知、自说,不倚世间语言;但咒毕竟是局于一法。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名号,则类同于咒,而复包含佛一切功德在内,以名摄体,摄无不尽。故念咒又不如念佛。

凡人每重诵经而轻念佛,因经文乃熟悉之语言境,可以琢磨,感到亲切;佛名阿弥陀佛乃蓦地而来,不知为何,无以把着,无法琢磨,觉得疏远。不知凡夫觉得近的,亲的,恰恰与佛疏远;而凡夫觉得疏远的,恰恰与佛亲近。

念佛,直称佛名,不凭人类语言,不假思维逻辑;不需折射,不经转换,直达佛心,直入佛境;真正是佛佛乃知、凡夫顿入佛境之法门。

念佛尤胜观想。因观想不离凡夫心识,夹杂凡夫心,不清净;纵然定慧等持,也只是因地初心,不如念佛直登果地觉。次观想难而称名易。

念佛也胜开悟。悟虽直达佛心,未能直入佛境,仍是因地法门;悟后起修,依然路途遥遥。唯悟者深知语言文字之不足法,而唱“不立文字”。念佛潜通佛智,暗合道妙;在念者虽未悟未通,然由佛力直契如境,岂可思议!

回到顶部